• 请问,现在的俄罗斯,乌克兰,有阶级吗? 2019-05-18
  • 人民网首页嵌套新闻--陕西频道--人民网 2019-05-18
  • 说【“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纯属造谣。{千金}先生这是对【风水神】本人的发问,我的唯一个回帖是给{千金}:这个跟帖回得好。 2019-05-16
  • 本网专稿--内蒙古频道--人民网 2019-05-08
  • 这位游客骨骼清奇送你一份小长假游新疆攻略 2019-05-08
  • 新时代湖北讲习所:讲学成一道风景,做实成一种自觉  2019-05-03
  • 郑良发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4-23
  • 两队防守均是薄弱环节 进攻快VS球风猛谁占优? 2019-04-23
  • 暖心!宝宝看餐厅海报  有爱餐厅送上美食 2019-04-17
  • 王强关于推进新时代人民政协对外交往的几点思考 2019-04-17
  • 谈具体的吧,别装模作样了。客观事实与观察事实、科学事实有什么不同? 2019-04-16
  • 春运首日 追忆那些年我们坐过的绿皮车 2019-04-16
  • 梨子的滋味说不清楚就要亲口偿偿,什么不提倡在一些省搞社会主义,在一些省搞自由市场经济呢,却把这一理念转移方向呢? 2019-04-12
  • 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 发现两起虚假整改案例 2019-04-10
  • 【大考2018】新安晚报爱心送考车出发 2019-04-08
  •  您现在的位置:→ 易装文学 → 女秘书【全】

    女秘书【上】

    作者:潇湘

    我是一名毕业已几个月的大学生,但是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工作.好不容易想起有位师姐言影在一家大公司当秘书,于是想找她帮忙. 那天我带了简历找到那家公司,哇,公司好大呀,因为忘了问清师姐的办公室,我找了好久也找不到她.正在徘徊,一不小心把后面的一个人撞着了,我连声道歉,抬头一看,是一位30不到的很帅气的男士.他微微一笑,走开了.
    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了言影,她一看到我,就调侃到,小弟,怎么一年没见,你长的越来越秀气了嘛.这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了.然后她看了我的资料,答应为我想办法.
    当天下午,我就接到了言影的电话,兴奋的让我明天上午来上班,我问是什么工作,她沉默了一下,神秘的说:“保密,明天就知道了?!?

    “女秘书??”我吃了一惊,“是呀,我们公司总裁要聘一位女秘书,他看中了你了?!毖杂盎卮??!翱晌沂悄械难??!蔽宜?,“我会为你准备女装的?!彼盐依揭幻婢底用媲?,“你不觉得如果你穿上女装的话会很漂亮吗?”镜子里是一个清秀的小男生,“也许我穿上女装真的会很漂亮耶?!蔽蚁?言影似乎看出了我脑子里所想的,微笑着从办公桌旁拿出一包衣服,我发现是紫色的吊带衫,超短裙,还有同样颜色的胸罩内裤.她拿出衣服在我身上比画着,我不由的心砰砰的跳了起来,“你知道吗,自从昨天在公司里撞见了你之后,总裁就对你赞不绝口呀?!蔽艺獠胖雷蛱煳以诠咀呃壤镉黾木褪亲懿?想到这里,我感觉我的脸都红了起来.想到我几个月都没找到工作,我一狠心,“好吧,我答应了?!?br> 一阵掌声穿来,言影的办公室的门开了,一个男人走了近来,从镜子里我清楚的看到,是总裁来了?!昂?我很高兴你能答应?!彼氖致狭宋业难?“我给你取个名字,就叫诗诗好了?!蔽业蜕霓舻挠α?总裁回过头来对言影说:“小影,接下去几天诗诗就交给你去调教了?!?/p>

    言影把我带回了她的家中,这是一套两居室,布置得很浪漫,非常符合她的性格。她是个事业心很强的女性,至今还是单身,不过这倒好,因为我就怕碰到别人。我在她的卧室里随意浏览,看到一本像集,于是翻看起来。
    “诗诗?!蔽以谧ㄐ牡目此恼掌?。
    “诗诗!你怎么老是心不在焉似的?”
    “??!是在叫我吗?”
    “废话,房子里面就咱们俩人,不叫你叫谁?”
    “对不起,我对这个新名字还不太习惯?!?br> “你必须习惯,如果老板叫你,你不答应,不是等着炒鱿鱼吗?”
    “谁是老板?”
    “就是咱们的总裁?!?br> “我光知道他性罗,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br> “他叫罗亦强。亦就是恋爱的恋字,不要下面那个心,强是强壮的强?!?br> “没心怎么恋爱?”
    “就你会说俏皮话?!?br> “人长的倒是挺帅气的,他是同性恋吗?”
    “据我了解,他不是。你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
    “我总觉得怪怪的,为什么他有这样奇怪的念头,要我男扮女装去当他的秘书。言姐,他以前的秘书都是男扮女装吗?”
    “这倒不十分清楚,因为我也是刚来不久。前一个秘书好象是一个真女人,不过也可能是一个男人装扮的,谁知道!我这也是瞎猜?!?br> “言姐,我总有些害怕,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或者是一个圈套,让我去钻?”
    “怕什么?你又不是真女人,一个大男人有什么亏可吃的!”
    “我要真是女人就好了,可惜我不是?!?br> “这次就让你过足了女人瘾。不过可得千万小心,不要像上次那样,把乳房掉了下来?!?/p>


    她指的是学校里演戏的那件事,那时我正上大一,系里准备排一个话剧,在联欢会上演出。戏的名字叫《漂亮的风流寡妇》,是一出外国喜剧。讲的是一个年轻的寡妇,冲破族人的阻碍,最终与心爱的人结成连理的故事。内容有很多误会和巧合,非常富于戏剧性。由于戏中女主角需要穿暴露的服装和有许多接吻的场面,所以女同学都不愿意演?;褂幸桓鲈蚰蔷褪且桓龉媚锘姑唤峄?,就去演寡妇,心里都有忌讳。负责文体的同学做了很多工作,还是没有一个女生愿意。在这种情况下我自告奋勇,说为了集体的荣誉,我情愿牺牲色像,去扮演那个风骚的小寡妇。我这样决定是有原因的,我在初中时就有扮女装的经历,当然那是在家里偷偷背着大人干的。这次见女同学不愿意演,就心里痒痒的,希望把这个角色接下来,但表面上还装得若无其事,直到最后我才说出了我愿意演。这下子我成了“英雄”(不,应该说是“英雌”),女同学都欢呼雀跃,因为我救了她们的驾。她们把我围了起来,唧唧喳喳地说个不停,有的要帮我化妆,有的要借我衣服和鞋子。有一个女生说,要把她当演员的姑妈的戏服拿到学校来。
    这时一位身材苗条的女生过来说:“别乱,别乱,慢慢来,缺什么东西到时候会向你们要的,现在王晓娣由我来调理?!蓖跸肥俏业拿?,有点女里女气是吧,这是我们家乡的风俗,男孩子取女孩子的名字,说是容易养活。
    “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谁?”我一看,是个很标致的女孩。
    “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记住了,我叫言影?!?br> “姓言?这个姓可少见?!?br> “你真是少见多怪,鼎鼎大名的言菊朋、言慧珠父女就姓这个言?!?br> “哎呀!小生不知,望小姐恕罪,小生这厢有礼了?!蔽已ё畔诽ㄉ系男∩们蛔龅鞯牡腊?,并作了一个揖。
    “错了,你应该说:‘哎呦,奴家不知,望官人恕罪,奴家这里万福了?!惚鹜?,你现在已经是风流的小寡妇了,你应该尽快进入角色?!?br> “是,奴家遵命?!蔽矣胙越愕牡谝淮味曰?,就是这样开始的。

    “你先把剧本拿去,先熟悉剧情,然后再背台词?!痹凑獬鱿返牡佳菥褪茄越?。
    “什么时候彩排?”我盼望能早日穿上女装。
    “急什么?早着呢,你先把台词记住再说?!?br> 我只好把穿女装的愿望往下压一压。
    “王晓娣,不,这太罗嗦,我干脆叫你晓娣吧?!?br> “那我怎么称呼您哪?”
    “别您、您的,这多生分哪。我比你大,你就叫我言姐,对了,我想还是管你叫‘小弟’吧?!?br> “我本来就叫‘晓娣’吗!”
    “不是那个‘晓娣’,是‘小…弟…弟’,怎么样?好玩吧!”
    “是,言姐,随便你怎么叫?!?br> “好,咱们先去做衣服?!?br> “做衣服?做什么衣服?”
    “你在戏里穿的衣服呀?!?br> “不是好多女同学把衣服都送到你那里了么?”
    “我看了,有些可以,有些不合适,需要定做?!?br> “凑合点行吗?”
    “那怎么行。你在阳台上谈情说爱的那场戏,胸口要开得很低,要把双肩露出来,学生哪有这样的衣服?必须另外做?!?br> “是,做衣服…做衣服…需要我亲自去吗?”
    “那当然?!?br> “言姐,你替我去做吧?!?br> “那怎么行,是要比着你的身材量尺寸?!?br> “不行,不行,让我去量尺寸,一个男人去做女人衣服,多不好意思?!?br> “那怕什么?”
    “言姐,你替我量身吧?!?br> “我问你,是我演小寡妇,还是你演小寡妇?”
    “是…我?!?br> “这不就结了,要照我的身材做衣服,你穿着不合适,那戏不就演砸了么?”
    我没词了,我只好乖乖地跟着言姐去裁缝店做服装。


    “请问哪一位做衣服?要什么式样的?”裁缝师傅倒是很热情。
    “请照这几个款式给这位先生做一套?!毖越隳贸鲆徽耪掌?,指点着。
    “对不起,请再说一遍,是给这位先生做吗?”
    “对,对,没错儿?!?br> “怎么,男人做女人服装?难道这位先生是位小姐不成?” 裁缝师傅睁大了眼睛瞪着我,看得我把脸羞得飞红,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他现在是先生,不过快成小姐了。哎,我说,你照要求做就是了,罗嗦什么!”言姐有些不耐烦。
    “是,是,我做,我做。嘿!现在男女都一样,都一样。小李,帮我记尺寸?!?br> “是,张师傅,您说吧?!?br> 于是张师傅用皮尺在我身上量来量去,一边口中报着数字:…“领口……,袖口……,胸围……,腰围……,臀围……?!?br> “师傅,胸围和臀围的尺寸要改一下?!毖越愣圆梅焓Ω邓?。
    “没错呀,我量的就是这个尺寸?!?br> “我知道你量的不错,可是他的胸部和臀部还是要发育的,所以要改大?!?br> “加多少?”
    “臀围加15公分,胸围加20公分?!?br> “请问,这衣服什么时候穿?”
    “过两个月吧?!?br> “您开玩笑吧,两个月……两个月内一个男人的胸围怎么可能增大20公分呢?那不成了人妖了?啊,对不起,对不起,先生,我不是说您?!?br> “没关系,我又不是人妖?!?br> “对,对,您不是人妖,您哪能是人妖,男人穿女人衣服才是人妖呢,您现在不是没穿女人衣服吗?再说,人妖都在泰国哪,中国哪有人妖啊,您说是不是?”他左一个人妖,右一个人妖,还问我是不是,也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真是讨厌到了极点。弄得我走也不是,站也不是,只好转过头去不予理睬,装作没听见。
    “什么人妖狗妖的,你管那么多闲事干什么?你只管加大做就是了?!毖越悴淮鹩α?,在一旁说他几句。
    “是,是……胸围加大20公分,我记下了?!?br> “言姐,臀围和胸围是不是太大了,我的胸围哪有这样……?”我在言姐耳边旁悄悄地说。
    “你懂什么?这大小是根据你腰围的尺寸确定的,我是按性感模特的标准三围比例算出来的?!毖越惆琢宋乙谎?。
    “那我穿起来,衣服不是框框当当吗?”
    “你不会去隆乳和肥臀吗?”
    “嘘!小声点,别让人家听见?!蔽移沉苏攀Ω狄谎?。
    “管他呢,他愿意听就听。他这种人,就爱打听别人的隐私?!?br> “言姐,我只是去演戏,又不是去变性,什么隆乳、肥臀啦,我可不干?!?br> “傻瓜,我那是比方,哪能真让你去隆乳呢?”


    过了一个礼拜,言姐告诉我,衣服已经做好,让我到她那里去一躺。我说到女生宿舍不合适,她说到她家去。我进屋一看,床上堆了一大堆女装。
    “嗬!怎这么多呀,言姐,咱们不是才做一套吗?”
    “这都是女同学送来的,等会你都试一试,合适的留下,不合适的给她们退回去。咱们定做的那套衣服在柜子里挂着哪?!?br> 我大致看了一下,各种式样、各种颜色和各种尺码的都有。我又仔细地把衣服翻了一遍,言姐问我找什么。
    “我在找那件戏装?!?br> “哪件戏装?”
    “就是小芹她姑妈那件,小芹答应去借的?!?br> “啊,我忘记告诉你了,小芹来电话说,她姑妈到外地演出,所以借不到了。你先看这些吧?!?br> 我心中不免有些莫明的遗憾,只好拿了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站在镜子前比了比,长短还行。我正要拿其他衣服时,言姐说话了。
    “小弟,光比不行,这样不知道肥瘦合不合适,你必须把衣服穿在身上试,才能知道合不合身?!?br> “言姐,我……我就在这试吗?”
    “对,就在这里试?!?br> “这……这里不太方便,我……我还是到洗手间去试吧?!?br> “那不行,洗手间没有落地镜,再说你穿上后,还要经过我来验收呢?!?br> “那我……我在洗手间换衣服,然后再出来让你看,行吗?”
    “不嫌麻烦你就来回折腾……,真是封建脑袋瓜子?!?br> 于是我不停地在洗手间里换衣服,再出来让她评判。她对每套衣服的款式、颜色以及是否适合我穿,都发表了看法。有时还围着我转一圈,甚至在一些部位提一提、按一按,看得非常仔细。这些衣服各有特色,颜色鲜艳、质地滑腻,有的很宽松,穿起来象个乡下姑娘,有的较窄小,紧紧地箍在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我一遍一遍地穿着这些带有处女体香的衣服时,脑子里也不断在胡思乱想,浑身也渐渐燥热起来。当我换好第七套或者第八套衣服时(就是那件粉红色的连衣裙),下体有一阵莫名其妙的冲动,我低头一看,两腿之间的连衣裙已经鼓起了一个大包,想是小弟弟在那里不安分了。我急忙跑到洗手池跟前,把冷水开关打开,把身体降降温。
    “小弟,你在里面干什么呢?怎这么长时间不出来?”言姐见我半天没出去,有点着急了。

    “就来,就来,我……我肚子有点不舒服?!?br> “要不要看医生?”
    “不要,不要,我马上出去?!?br> 我又冷静了一会,待连衣裙的下面平复了以后才出去。言姐用怪异的眼光看着我,问道:“你怎么脸红红的,衣服都打湿了,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就是肚子有点疼。言姐,咱们接着干吧?!?br> 试完衣服后,言姐把落选的衣服集中在一起。
    “言姐,这些衣服怎么处理?”
    “没挑中的要洗干净给人家送回去。这些女孩子都很爱干净,人家黄花闺女的衣服让你这个臭小子穿来穿去,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如果再弄脏了,留下‘污点’什么的,那就对不起人家啦?!?br> 我知道言姐所说的“污点”是指什么,幸亏刚才我用意志力控制了自己,不然,才糟糕呢。我恨自己没出息,刚穿了几件女孩子衣服就这么“心猿意马”了,如果真化起女装来不是要“心花怒放”了么?看来,一定要把小弟弟处理好。
    “小弟,今天就到这里,明天9点来试你自己定做的衣服?!毖越闾匾獾囟V鑫?。


    第二天我在走以前,先把小弟弟固定好。我用的是一个特制的卫生巾,是由普通卫生巾改制的。形状象一个英文Y字,不过Y字上面有一横,而Y字的两个分叉上又各有两条带子。使用时先将小弟弟与Y字的下面一竖用弹性胶带缠住,当然要松紧适度,松了,小弟弟容易滑脱;紧了,小弟弟受不了。缠好后,将一竖尽力向后拉,再与上面的一横固定,这样小弟弟就老老实实地隐蔽在下面啦。既不影响小解也不会无缘无故地挺起来捣乱,下腹部看起来和摸起来都是平平的。只有一个缺点,要想方便时,只能蹲下或者坐着,把男子汉的雄风都丢尽了。
    话休烦絮、书归正传。9点整,我准时到达言姐那里,她看起来兴致很好,笑眯眯的站在那里迎接我。我进门以后,就迫不及待地直奔大衣柜,谁知打开后什么都没有,我疑惑地看了看言姐,她笑着说:“看把你急的,我知道你的心情恨不得马上就穿在身上,所以早就拿出来摊在里屋的床上啦?!?br> 我急忙跑到里屋,果然席梦司床上摊着一套崭新的女装,是玫瑰紫色的露肩晚礼服。我抚摩这件为我量身定做的华丽女服,心里痒痒的,恨不得马上穿在身上。我看看言姐,她站在那里微笑。
    “言姐,什么事,这么高兴?!?br> “小弟,今天咱们来点新花样,好不好?”
    “什么新花样?”
    “今天咱们不光试衣服,我还给你上妆?!?br> “怎么上妆?”
    “我给你化好女妆,然后再穿上定做的衣服,看看般配不般配?!?br> “那敢情太好了,你真是我的好姐姐、亲姐姐,亲亲好姐姐?!?br> “你这小油嘴,真会奉承人?!?br> “你本来就是我的亲亲好姐姐嘛!”
    “我知道你这样说,是让我把你打扮得更漂亮些,是不?”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心里充满着期待。
    “你先去洗个澡?!?br> 我说来以前已经洗了澡,可是言姐不答应,说浴后才有利于化装。我只好解开小弟弟又洗一遍,然后再从新把小弟弟包扎处理好,我心想以后要用防水材料做卫生巾,这样,即使去游泳也不怕。
    言姐让我坐在椅子上,不让我对镜子,说要给我一个惊喜。她在我脸上涂粉底、抹腮红、画眼线、敷唇膏,折腾了近一个小时,才说好了。我要去照镜子,她不让去,一定要我先把衣服换上。她先让我把腰部缠小,然后递给我一个乳罩,让我戴上,并亲自帮我系好。当我穿上那件晚礼服时,感到胸前空荡荡的。我看了言姐一眼,突然发现她手里拿了两个白色“馒头”,原来是用白色聚氨脂泡沫塑料作成的假乳房。我把它塞进乳罩后,双峰顿时坚挺起来。
    “现在把眼睛闭上,不许偷看。牵着我的手,跟我来?!?br> 我闭着眼,被言姐拉着走了十几步,我估计是走到了大衣柜跟前。
    “现在,把眼睁开?!毖越忝?。
    我睁开了眼睛,顿时被镜子里的形象惊呆了。

    一个风骚的妖艳女人在死死地盯着我。
    容长的瓜子脸,皮肤细嫩,腮红浓淡适宜,显得粉中带白、白里透红。下巴浑圆,稍微带一点尖,端然托着一只娇小玲珑的嘴。唇上浓浓地涂抹着口红,鲜如玫瑰、娇艳欲滴。嫣然一笑,露出一排雪白、齐整的贝齿。脸的当中是一条高而挺直的鼻梁,犹如白玉雕成。蛾眉淡扫、斜长入鬓,宛若古装仕女画中人。眼睑上方轻轻地涂着淡紫色的眼影,向两边又慢慢地过渡到淡兰色,把一双大而有神的丹凤俏眼衬托得极赋魅力。一泓秋水望之深不见底,却又泛起点点涟漪,正所谓顾盼多姿、秋波流慧。两排浓密乌黑的长睫毛,齐齐整整地向上翻卷,又不时地一闪一闪的在跳动,显得十分妖娆动人。一头金色长发在头顶盘成维纳斯式的发髻,两鬓下垂着螺旋发卷,把亮丽、典雅的大红珊瑚耳饰凸现了出来。延颈秀项上的三排珍珠项链熠熠生辉,显得特别雍容华贵。体态丰腴饱满,深玫瑰色的露肩晚礼服紧紧地裹住了身躯,前胸开得很低,露出了雪白的酥胸,透过半透明的乳罩,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对高耸的乳峰(可惜不是真货)。小蛮腰儿左右扭一扭,艳丽华服立刻勾勒出道道诱人的曲线。
    “她”是谁?谁是“她”?是我么?我摆摆身子,“她”跟着风摆荷花似地摇了起来;我眨了眨眼,“她”也向我飞了一个媚眼;我走近一点,想看看清楚,“她”随即迎了过来。我们互相注视着,目不转睛地死盯住对方。??!这美丽的面庞,这钩魂的媚眼,这性感的朱唇,这坚挺的双峰,这迷人的身段,无不使人陶醉欲仙,看也看不够呦!这样,坚持了两分钟以后,在面对面的眼神交锋中,我终于败下阵来,我被镜子里的“她”瞧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感到下体内部的压力越来越大,火山内的岩浆大有喷薄欲出之势。急忙转过身来,想定一定神,却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仍想多看几眼这妖艳的形象,所以又回眸一瞥,却发现“她”也在偷偷地看着我。
    “嘿,嘿,小弟,你在干什么呢?”
    “言姐,我好想看自己的女装形象,可看时间长了,又有些不好意思?!?br> “得,我看你是有些自恋情绪了。要大大方方的,别不好意思。要象你这样忸扭捏捏的,怎么上台演戏?”
    “那我该怎么办?”
    “要做到‘忘我’,在舞台上你要把王晓娣三个字忘掉,那时你就是风流寡妇汉娜了,你所说的、你所想的,就代表汉娜所说的、所想的?!?br> “言姐,你看我的舞台形象如何?”
    “够娇艳的,真是我见犹怜。来,咱姐弟俩,不,应该说咱姐妹俩拍一张照片,留作纪念?!?br> 支好了三脚架,我俩偎在一起,齐声喊“茄子”。
    “小弟,你要真是个女郎的话,不知有多少男儿要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毖越阕邢傅厣舷麓蛄孔盼?。
    “听你这么说,我真高兴。言姐,你给我说说戏吧?!?br> “演戏要凭天分,也要凭感觉?!?br> “可我与丹尼洛在阳台上谈情说爱的那场戏,就总找不到感觉?!?br> “那是你没谈过恋爱,尤其是没有以女人的身份谈过恋爱?!?br> “言姐,你不是也没谈过恋爱吗?”
    “我与你不同,起码我是个女人,而你是一个假女人,这就要胜你一筹了?!?br> “那我要等到变成女人时才能演汉娜吗?”
    “不,我可以谈谈女人的理解,这可能对你有些帮助?!?br> 言姐详细地分析了汉娜的处境和心理活动,要我设身处地的想,她讲的头头是道,不由得我连连点头称是。
    “以前我让你尽快进入角色和我刚才讲的‘忘我’,都是这个意思。为什么过去有些唱旦角的男演员演起小姑娘来,比女人还要女人?因为他要扮演异性,有很大难度,所以必须从生活中多揣摩和学习。所以,你要尽量多观察女人的姿态和动作,包括坐卧行走,吃饭、睡觉?!?br> “到哪里去看女人睡觉呀?”
    “别跟我耍贫嘴!我忘记跟你说了,你刚才照镜子完了转身的那个动作就非常女性化,可以移植到剧情中去?!?br> “是吗?我再转一遍?!蔽矣衷诰底忧懊孀艘桓錾?。
    “不行,不行,这次太生硬了,而且有点做作。你想想,汉娜发现丹尼洛在看她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呢?要做到娇俏和妩媚,在心爱的男人面前,动作要饱含柔情蜜意。记?。阂?、柔、媚?!?br> 彩排那天,我出尽了风头,也出尽了洋相。我刚一出场,就获得个满堂采。第一幕休息时人们在互相打听,想知道演女主角的是哪个系的女生,我听了以后心里得意极了。以后表演得更加畅快、自如。演男主角丹尼洛的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比我高一个年级。他演得很自然,与我配合得也很默契。本来彩排会是圆满结束的,不料最后出了岔子。原来第三场剧终时,有一个丹尼洛向我求婚的情节:我害羞地转过身,丹尼洛单腿跪在我面前,吻着我的手,喃喃地说着情话,我被感动了,扶起了他,大幕在两人在热烈的拥抱和接吻中徐徐落下。谁知这位丹尼洛是个高度近视,没有注意到我的扫地长裙,在立起时差点被拌倒在地,一个踉跄向我扑来,一下子把我胸前泡沫塑料做成的假乳房抓掉了,顿时引起哄堂大笑。他倒好,丢掉假乳房,抱住我吻个不停,弄得我差点背过气去。这就是我那的乳房掉地的故事???!不说它了,想起来就气人。

    我还在翻看她的像册,特别欣赏其中几套衣服的款式。我幻想着如果穿上这样的衣服,应该摆出什么样的姿势照相才好看。
    “言姐,你真漂亮,可以去参加模特大赛了?!?br> “漂亮什么呀!都老太婆了?!?br> “胡说,你今年才二十……,哎,言姐,这套晚礼服真好看,显得特别雍容华贵,你是在哪儿买的?”
    “哪一套?”
    “就是湖蓝色的?!?br> “啊,那是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真正的巴黎货?!?br> “这件藕荷色的也挺好看。言姐,我真羡慕你,做一个女人真好,每天可以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男人就没有这个福气???!”
    “你别着急,等你当上了女秘书,各种款式的时装让你穿个够?!?br> “我可没有那么多闲钱买时装?!?br> “怕什么?又不要你出钱?!?br> “不要我出?那谁出?”
    “当然是公司出了?!?br> “公司出?为什么?”
    “因为是公司让你扮成女人的,这是一种特殊的工作,所穿的女装也是一种特殊的工作服。既然是工作服,就不应该由你自己出钱,这些问题罗总会向你说清楚的?!?br> “那敢情好,想不到当女秘书还有这么多优惠?!?br> “好处多着呢,以后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br> “言姐,这件麻纱的连衣裙你穿起来挺合身的。我挺喜欢这式样?!?br> “你要不要穿上试一试?咱俩身材差不多?!?br> “不行,不行,我的奶子瘪瘪的,上身撑不起来?!?br> “可惜上次演完戏就把那个塑料乳房丢掉了,不然你就能试试了?!?br> “哎呦,别提这件事,提起来我就有气,你说那个丹尼洛多冒失,幸亏只是彩排,要不,我要出多大洋相?”
    “他不是向你道歉了吗?再说正式演出时你抢了多少镜头?我记得你谢了五次幕,还有人鼓掌。丹尼洛也够可怜的,他一直小心翼翼、胆战心惊的,很怕再抓掉你的假乳房,惹你大发脾气?!?br> “言姐,都过去好几年了,亏你还记得这件事?!?br> “不是我记性好,是我这几天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br> “什么?你一直在考虑我的假乳房?”
    “不,你别打岔。我是想,你既然要当女秘书,就要做到天衣无缝,决不能再出现那次乳房掉在地上的事故?!?br> “我不戴那个假货就是了?!?br> “那怎么行?胸部平平的,人家一下子就看出来了,整个人都是假女人?!?br> “那怎么办?”
    “你可以买一对义乳,粘在胸前,戴上文胸,跟真的一样,外表绝对看不出来。颜色深浅,你可以根据自己的肤色去配。型号大小也可以选择?!?br> “哪里可以买到?……可我怎么好意思去买呢?”
    “没关系,到时候我陪你去挑。另外,你也考虑是否可以……?”
    “可以什么?”
    “是否去……?!?br> “哎呀,言姐,你快说吧,把我都急死了?!?br> “我的意思是……你是否可以动手术,到整形科去隆乳?”
    “什……么?”我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是说去隆乳,现在的材料很安全,手术切口很小,也没什么痛苦。因为是将填料充填在你的皮肤下面,所以手感比义乳强多了,你抚摩起来,感觉特别舒服。再说,手术比吃激素来得快,还可以随时取出充填物……?!?br> “不要说了!”
    “我知道这对你是挺为难的,但是……?!?br> “你难道要我去做人妖?”
    “我知道你不会同意的,算了,这件事以后再谈?!?br> “言姐,为什么要搞的这么复杂,我那次戏不是演得挺好吗?啊,我不是说彩排,我是说正式演出。那次没人看出破绽吧,很多同学还向我打听,风流寡妇是哪个小女生扮演的?有的男同学还要追她呢!”回想那次演出,我不免有些得意。
    “这次跟那次不一样,在学校时你是在演戏,装扮几个小时女人以后就可以卸装了。这次则是要长期以女性的身份去工作和生活,几个月、半年甚至几年,搞不好会一辈子当女人。这一点你必须要有思想准备?!?br> “不,不,不会的。你不要吓唬我,当几个月女人还可以,我很愿意。每天擦胭脂抹粉、花儿朵儿的戴着,挺过瘾的?;褂心切┢恋呐?、长筒丝袜、高跟鞋,啊,一想起来就让我兴奋的不得了。不过,当几年我可不干,当一辈子女人就更不行了,除非我变了性,可我还要讨老婆哪?!?br> “这件事以后再说,你就先戴义乳吧。但是,你要想干好这份工作,就必须从外表到内心来一次彻底改造?!?br> “为什么?”

    “因为这是你工作的需要!”
    “咦,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跟我打起官腔来了,是姓罗的要求你这样说的吗?”我感觉言姐有些变了,变得有些陌生,与在学校时不一样了。
    “是的,这是罗总的意思?!?br> “你为什么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言姐,你在学校时可是特别关心我呀!”
    “我现在也关心你呀,不然我为什么同你谈那么多?你忘了?你见罗总时,不是他当面把你交给我来调教吗?老实讲,这都是为你好。至于我为什么向你说出罗总的意思,那是因为我是他的雇员,他发给我工资,我就要给他干活,今后你也会这样做的?!?br> “我现在还不是他的雇员,我可以不干,我可以走人?!?br> “我劝你要三思而行,这样丰厚的报酬你到哪里去找?”
    “我……好吧,还有什么,你都一起说出来,说完了我再决定?!蔽艺伊思父鲈露济徽业焦ぷ?,所以也不想轻易放弃这个机会,再说言姐说的那个数目真的是很吸引我。
    “我只能向你说这么多,你多考虑考虑,明天我带你去见罗总,有什么问题你直接问他,他会给你满意答复的?!?br> 那天晚上我想了很久,去还是不去?前面是美好的未来还是黑暗的陷阱?我卜了一个卦,找了4个硬币,暗自祈祷,如果全部国徽向上,我就去。撒完硬币后,我瞥了一眼,看来天意注定要去当女秘书。
    我安心地睡了。梦见我躺在一个人的怀里,睡的很香。你问是男的还是女的?不知道,没看清。


    罗总在19楼办公,一般人是不能到这里的,因为是言姐领着我,所以没人阻拦??墒?,到了门口还是被挡了驾。一个漂亮的女孩坐在台子后面,见我们来了,起立问我们是否预约了,言姐说是罗总请我们来的,她打电话请示后说:“罗总请你们进去?!蔽倚睦锖鋈灰欢?,如果我参加了工作,会不会是我坐在她那个位子上?
    罗总的屋子很大,靠窗子摆着一张巨大的写字台,台面上非常整洁,几乎没有多余的东西,看来他是个很有条理的人。房间的一侧墙壁上是书架,整齐地排放看大部头的书。旁边有几只小沙发,围看一个小圆桌。另一侧墙壁有两个门,旁边摆放一个长条会议桌,四周有若干把椅于。屋于的角落放了一张小写字台,此外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屋于显得特别空旷。
    他倒是很客气,站起来同我们握手,并请我们坐在沙发上,然后按了一下铃。漂亮的女孩进来间:“罗总,有事吗?”
    “请让他们送三杯咖啡来?!?br> 他看见我和言姐仍然站在那里,便招呼我们坐下。
    “我事情比较多,没有更多的时间详细谈,只能说说基本情况。我们公司平时招收员工都是由人事部负责,我一般不过问。诗诗小姐是特殊情况,你属于特聘人员,所以咱们当面谈条件?!?br> “请不要这样叫我,我还不太习惯,况且我现在也不是小姐?!?br> 罗总有些愕然,正要说什么,秘书送来了咖啡。
    “大家喝咖啡,喝咖啡?!甭拮苊λ?。
    “小弟,不要这样跟罗总说话”言姐看我说话生硬,怕把事情弄僵了,赶忙在旁边打圆场。
    “啊,没关系……嗯,很有个性,很有个胜……。那么我应该怎样来称呼你哪?”
    “你可以叫我王晓娣或者小王,都可以?!?br> “诗诗小……对不起,小王,简单他说,我现在需要一个女秘书,不瞒你说,非常需要。你能来任职吗?”他说完后又补充一句:“待遇是恨优厚的,另外,按公司的惯例,新职工耍有三个月的试用期,因为你是言小姐介绍来的,所以也免掉试用期。你看,条件是非常优惠的?!?br> 这年头真是怪事多,平常都是打工的求老板,哪有老板求打工的道理?看来他是非常需要我。耍讲讲条件,不能轻易就答应。
    “言姐同我谈过这件事,我虽然感觉有点怪,但可以试一试,不过我没有扮过女人。不知道穿起女装来象不象女人,”
    “哪里,哪里,诗诗小姐太客气了……啊,对不起,我……我见过你的女装照片,那是非常漂亮的。如果不说破的话,别人绝看不山来?!?br> “我的女装照片??”我只顾惊讶了,也没注意他又再叫我诗侍小姐。
    “啊,啊,是言影小姐拿给我看的?!?br> 我瞪了言姐一眼。
    “小弟,是这样的。罗总说要找一个‘女秘书’,托我来物色入选,我当时就想到了你。恰好那天你来找工作,我就把你推荐给罗总,罗总问有没有照片,我就把咱俩的合影拿给他看,罗总看后非常欣赏,非要我把你约来不可。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你,是我的不对,不过,我也是为你好?!毖越忝ο蛭医馐?。
    “没关系,没关系,美女还怕众人看吗?”罗总在一旁帮腔,虽然有奉承的意思,我听了心里还是美孜孜的。
    “罗总夸奖了。个过,我有一个请求,请把那张照片退给言小姐,我不愿意它在更大的范围扩散,”
    “不会的,我把它锁在保险柜里了,现在就退给言小姐?!彼底?,打开保险柜,取出了那张照片。
    “我向你保证,没有更多的人看见过这张照片?!苯幼庞植钩湟痪洌骸安缓靡馑嫉氖?,我拿给我爱人看了。她开始不相信是一个男孩于,经我再三说明,她才相信了,还一直在夸你扮相靓丽?!?br> “罗总,照片上的我是在演戏,时间是很短的。而与在生活中长期扮成女人相比,那是有很大不同的?!?br> “你如果有什么困难,我可以让言影小姐来帮助你?!?br> 言姐在一旁点点头。
    “你还可以参加一些美容或形体培训班,增加这方面的感性知识?!?br> “不过,要想每时每刻的言谈举止、音容笑貌做得和真女人一样,不漏出一点破绽,谈何容易?”我还得强调困难。
    “你就不要推托啦,我觉得你是最佳人选?!?br> “罗总选人还有标准吗?”
    “当然有,没有标准不就乱套了吗。我选人的原则是:品。质。材、貌,尤其是选择女秘书,更是如此?!?br> “请解释解释?!?br> “好,我来说明一下。品是指一个人的品格,这是最根本的。品格高低直接影响到对人的态度和对事的判断。质指气质,我需要风度高雅的女人来做我的秘书。材不是钱财的财,我不是找富婆;也不是才华的才,当然才华横溢更好,但也不必太苛求。我这里指的是身材的材,你想呀,一个腰如水桶的女秘书怎么能去担任公关小姐?所以必须有苗条的身材、优美的线条。貌就不必说了,一个美貌的女人往往是事业成功的一半?!?br> “领教高论。罗总认为我够这四条么?”
    “当然?!?br> “然而我有一点不明白,符合你这四个条件的女人多得恨,简直可以说是车载斗量,罗总又何必出这么大的报酬、费这么大的劲来找一个男扮女装的女秘书呢?”


    “这是一个秘密?!?br> “可以透露一点吗?”
    “现在不行,以后在适当的时候,可以向你公开一部分,但现在不行?!?br> “这秘密会不会对我不利?”
    “那当然不会?!?/p>

    “可是怎么能让我相信这里面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呢?对不起,我说得直了一点,但站在我的立场上,我必须说?!?br> “没关系,这一点我充分理解,我们彼此之间还要签定合同,可以用合同条款来保证你的权益和安全不会受到侵害?!?br> “你把合同给我,我要仔细研究后再考虑是否签约?!?br> “当然,我不会要求你匆忙做出决定的。我刚才已经说了,你到公司工作,免除试用期,所以,你一旦签了约,就算正式职工了?!?br> “我看完合同再说?!?br> “现在,你有什么问题,尽管提出来?!?br> “我想问的是:我需要24小时穿女装吗?”
    “那倒不必,原则上只是上班时间要着女装,但有时要加班工作到晚上抬壹贰点,所以也可能延长一点?!?br> “有一个问题,我过去没有考虑到,是个很关键的问题,刚刚想起来,”
    “什么问题?”
    “我现在仍然跟父母住在一起,如果白天穿女装,下班后就必须换回男装。我父母不知道我要来这里,他们要是知道我男扮女装来当女秘书,那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所以我必须有一个换装的地方?!?br> “啊,这不成问题,我们在大厦内为你提供了一套房间,是免费的,你可以在那里换装,也可以往在那里,如果你不愿意住在大厦里,也可以在附近租房住,我们可以为你支付一半的租金?!?br> “可我要是在那里换装,人厦里的人不就知道了我的秘密了吗?”
    “你可以早来晚走?!?br> “不妥,不妥,时间长了,总会暴露的?!?br> “你最好常年变装,生活在女性的环境中?!?br> “那我怎么回家呀?”
    “你就对你父母说到外地学习去了?!?br> “那只能瞒过两三个月,最多半年?!?br> “半年也好,到时候再想其他办法?!?br> “我的衣服都是男装,若买女装要花不少钱的,尤其是不止一套,还有化妆品?;し羝肥裁吹?,我哪有那么多闲钱!”我又提出条件。
    “这些都是因为工作需要,用不着你自己花钱,公司全包了?!?br> “我这个女秘书的具体工作是干什么呢?是守在你的大门口吗?”
    “不。不,哪能让你干这种事呢!你的工作其实非常单纯,主要是跟公司的客户打交道,在我跟他们谈判时,你应该是我的得力助手?!?br> “我对你们公司的业务并不熟悉,恐怕很难担当这样的重任?!?br> “你可以学嘛!再说,还有我带着你呐?!?br> “我试试看吧?!?br> “有一点我必须跟你说清楚:你在本公司只能以干诗诗的名义工作,公司只对王诗诗负贡,也就是说你所有的各项收入都划归在诗诗小姐的名下?!?br> “为什么?”
    “你男扮女装当女秘书的事,公司里只有极个别的高级职员才了解内情。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你只是新来一个秘书王诗诗小姐,我不希望更多的人知道王诗诗是由王晓娣装成的,在这一点上,咱们俩人的意见是一致的。公司会给你办一个王诗诗的信用卡,供你使用。其实你平常根本不用花钱,你如果住在大厦内,吃住都是免费的。另外,你的健身、美容、化妆品和女式服装的开销都由公司全包,但不包括割双眼皮和隆乳等的手术费用。当然,如果由公司提出来让你做手术,那就由公司付费了,”
    “我声明:什么隆乳、割眼皮的,我一概拒绝,…
    “我只不过说明一下,做手术当然要在你完全自愿的情况下才能进行?!?br> “最后一个问题:我上厕所到什么地方,男厕还是女厕?”
    “你在公司大厦里时当然要上女厕所,回为在公司的绝大多数人的心目中你都是女性,不过,你不要在其他女职工面前过于暴露,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至于你在外面嘛,我仍然建议你去女厕,因为你外表就是一个女人嘛,但要更加小心。如果你在公司里被发现了真相,我们还可以替你解释,说那是公司的安排;要是在外面被发现了,人家就会说你是耍流氓。总之,你要时时刻刻把自己当成女人,不仅要有女人的形象。动作,还要有女人的思维,只有这样,才不会出漏子?!?br> “??!难度太大了?!?br> “也不尽然,俗话说习惯成自然嘛,习惯了,就自然啦。这要有个过程?!?br> “试试看吧?!?br> “那么,你想住在哪里,公司里还是外面?”
    “现在还不知道,但是如果决定来的话,我是说假设我能来,我就住在公司大厦里,因为毕竟方便,而且安全些?!?br> “正确的决定!你的前任刘秘书就是这样选择的?!?br> “我的前任?刘秘书?他也是男扮女装吗?现在在哪里?”
    “啊……啊,这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不谈它。啊……,小王,你是不是先看看房间,心里也有个底?!蔽曳⑾炙孟笏德┝俗?,又在掩饰着什么。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所以也没有仔细想下去。
    “先看看也好?!?br> “言小姐,给你钥匙,你领小王看一下隔壁那套房间。我还有点其他的事,就不陪你们去了?!?br> 我和言姐向他告辞,到了隔壁房间的门口。言姐用钥匙开了半天也没有把门打开,我有些奇怪,问她时,她说以前也没有来过这里,这是第一次。我把钥匙拿过来看,原来是十字形的,花纹异常复杂,而且有方向性,言姐埋怨太麻烦,我却认为更安全。
    进屋后一看,原来是一套单元房,两室一厅,一间卧室、一间书房。卧室内有床和壁柜,书房内有书柜和写字台,上而摆着一台电脑。厅内有沙发、电视和音响设备。厨房、卫生间里的设备也一应俱全。
    我重点查看了一下卧室,一排壁柜,上面的穿衣镜擦的一尘不染。梳妆台也很明亮和宽敞,镜子上方挂着一个贝雕,一幅丹凤朝阳,线条很流畅,凤凰的眼睛熠熠生光。
    “这里真不错,什么都给你准备好了,一个人住蛮舒服的?!毖越闳衔?。
    “老实说,这里倒真是一个金屋藏娇的好地方?!蔽乙哺诺愕阃?,打开冰箱、壁柜看看,里面空空的。
    “等着你买食品和衣服往里装呢?!毖越愣晕宜?,我听了后不觉有些心动。
    我们回到罗总办公室,向他要了那份合同,就离开了大厦。
    “言姐,现在还得你那里去,你要帮我好好参谋参谋?!?/p>

    “那个秘密究竟是什么呢?他为什么要找男扮女装的女秘书呢?哎呀,头疼死了,不解开这个秘密我总是不放心,言姐,你知道么?”
    “我不知道,小弟,我要是知道,能不告诉你吗?”
    “是的,是的,你不会骗我的。问题是我现在该怎么办?去还是不去?”这次跟上次不一样,上次掷硬币卜卦是决定去不去见罗总,这次要决定当不当女秘书,难道还要靠掷硬币决定?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不能再撞大运,我真是犹豫个决。
    “小弟,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行不行?”
    “什么想法?”
    “刚才在罗总那里,谈到住房的事,好象提到了一个什么刘秘书?”
    “对,对,刚才他说那个前任刘秘书,也是住在大厦里?!?br> “我们何不找到这位刘秘书,详细询问询问情况,”
    “好主意!……可是,我们到那里去找这位刘秘书呢?”我兴奋地跳了起来,又颓然
    坐下。
    “找人问呗!”
    “言姐,这事还得求你帮忙。你从侧面向公司的老人打听打听,知不知道刘秘书在哪里,起码得问问她(也可能是他)在公司里的情况。
    “好吧,我去打听,我也是挨累的命,谁让你是我的小弟呢?!?br> “好姐姐,我先谢谢你了,送佛送到西天,打听清楚了我还有重谢,”
    “我不盼你的重谢,只要你少缠着我一点就行了?!?br> 过了两天,言姐告诉我:“原先是有个刘秘书,是个女的,至少表面上是个女的。多才多艺,人也长得很漂亮,与大家关系都不错。但干了不到三个月就不见了,谁都不知道她的去向。有的人说她自动辞职,有的说被开除了,也有的说到了国外,是泰国还是马来西亚就不清楚了。我就问到了这么多情况,可能对你没什么帮助?!?br> “不,还是有一定收获,第一,她至少干了几个月,说明工作的难度不是十分大,不然,她早就干下下去了;第二,她还活着,不管辞职、开除,国内。国外,都没有提到死,说明这工作不危险。你看我分析得有没有道理?”
    “嗬!还第一、第二的,有点道理。那你打算怎么办?”
    “言姐,我跟你说老实话,我的确不愿意放弃这份工作。当然,优厚的报酬是一方面,但主要吸引我的还是着女装的生活方式,这是我向往已久的,这次好象突然从天上掉下来,不由我不动心。这几天我翻来覆去地考虑,现在你又帮我了解了刘秘书的情况,虽然不太确切,但也说明不是十分危险,所以,我决定还是去上班。你看怎么样?”
    “你不看那份合同了吗?”
    “看还是要看的,但我认为已经无关紧要了。他们既然给你准备了那份合同,你要想去就得遵守它,否则他们也不会要你的。反正就是那回事,该活死不了,该死活不了,我豁出去了?!?br> 我翻了翻那份合同,就是一份普通的劳动合同,只不过条款非常细化,对我的衣着打扮和活动空间都有严格的规定,当然权益也有保证。其实,当初我说要详细研究合同只不过是一种策略和姿态,也是讨价还价的一个筹码。
    我和言姐又一次找到了罗总。
    “罗总,我经过慎重的考虑,决定到公司来工作,不过我对合同中的某些条款持有不同意见?!?br> “??!你终于同意来加盟了,太好了,太好了?!彼咝说乩椿刈叨?,不停地搓动两手,兴奋地说。又走到我面前,握住我的手,上下地摇动。
    “罗总,我说那条款……?!?br> “没关系,好商量,好商量。你说哪里?”
    我当然不会一下子都说出来,大头要留在后面。于是先指出几个无关紧要之处,要求修改,他爽快地同意了。我知道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会让步的,重大的改动要求,他一定会讲价钱的。
    “还有什么要求?”
    “报酬方面最少要增加五成,另外一个要求是:签定合同以后,你必须告诉我那个秘密,否则,我不会与你们签约?!?br> “报酬增加,我想问题不大。至于后一件事恐怕还得再商量,我跟你说老实话,我没有这个权利,因为决定权不在我这里?!?br> “那就让能决定这件事的人来做决定?!?br> “这样吧,我请示一下董事长,好么?”
    “需要很长时间吗?”
    “不,不,我马上就请示,请你稍候?!?br> 他走到里间去打电话了,还小心翼翼地把门关好。我心想,难道这件事难道就这么重要,值得去惊动董事长。过了大约一刻钟左右,他才出来,面色有些不豫,也可能是受到了董事长的申饬。
    “这样吧,我们双方都做出一点让步,合同里加上一条,三个月后,你可以了解全部内容。你看这样行吗?”
    我考虑也只能如此了,于是就同意与他签定合同。我们双方郑重其事地在合同上签了名。签完后,他把合同给了我一份,把另外一份锁进了保险柜。随着保险柜大铁门“哐”的一声关闭,我好象看到喜儿被关进了黄世仁的深宅大院,也突然产生了一种良家妇女被拐卖到妓院时的那种感觉。
    “诗诗小姐,从现在起,你就是本公司的正式员工了,行政关系上,直接隶属于我。你的一切工作都由我来负责安排。我给你10天时间做准备,包括美容、购衣物、化妆品和形体训练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我授权言影小姐对你进行帮助和监督。言小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是,罗总,我尽量做好?!?br> “不是‘尽量’做好,是‘必须’做好!否则,公司的纪律你是知道的,我就不多说了?!?br> “是,必须做好?!?br> “诗诗小姐,我现在可以名正言顺的叫你诗诗小姐了,其实我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不知道当初你为什么那么反感?!彼孟笤谡庖坏闵先〉昧四持质だ?,所以感到有些洋洋得意。
    “因为当时我还不是诗诗小姐?!?br> “现在你不反对我这样称呼你了吧?”
    “随你的便,现在我已经是你的雇员了?!?br> “那么,诗诗小姐,我现在很高兴地正式通知你,我希望你在10天后能以崭新的面貌来见我。这是你的信用卡,要保管好。记住,除了你私人的开销外,每一笔支出都要有发票?!彼挚戳宋乙谎?,皱了皱眉头,最后对我说:“另外,我也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你身着男装?!?/p>

    罗总让言姐来监督我,我听了心里真是很不舒服。
    “言姐,未来的十天里,你怎么来监督我呀?”离开大厦后,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言姐。
    “小诗,啊,对了,从今以后,我不能再叫你‘小弟’了,要改口叫你‘小诗’啦。你别听姓罗的胡说,我怎么会监督你呐?过去我把你当作亲弟弟看,今后你改了装,我要把你当做我的亲妹妹,咱俩谁跟谁呀?你说是不是?”
    “言姐,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别放在心里?!蔽矣捎诙匝越阌兴骋?,而感到有些愧疚,忙安慰她。
    “哎,自家姐妹,没的说的。小诗,10天的时间很短,一下子就过去了,而要办的事情很多,你看怎么办?”
    “言姐,我是一点经验都没有,还得靠你。刚才罗总除了让你监督我,不是还有帮助我的要求吗?”
    “我心中有个初步想法,说出来给你参考。
    “你说?!?br> “首先你要从家里搬出来?!?br> “总得跟家里说出个理由,无缘无故的搬出来,不好说。再说,我搬出来以后住在哪里呀!总不能现在就住进大厦吧?!?br> “你就说已被一家大公司录用了,为了工作需要,先要到外地学习半年。然后给家里留一笔钱,收拾一些生活必需品,尽快搬到我这来住?!?br> “我爸妈可能舍不得我离开他们?!?br> “不能顾及那么多了,你必须马上下定决心?!?br> 我回到家把找到工作的事跟爸妈说了,当然没说实话,只说为了提高业务水平,需要到外地去学习,要离开家里一段时间。我给家里留了一笔钱,说是预支的工资,并说以后每个月都按时寄钱来。父母自然舍不得我走,但又为我找到工作而高兴,他们希望我在家里再住几天,我说票都的买好了,不好改变。我随即收拾了几件衣服,提着一个小箱子离开了家。临走时我看见妈妈在偷偷地擦眼泪。
    我硬着心肠到了言姐家,心里很不好受。言姐还埋怨我为什么耽搁了大半天,我因为情绪低落,又遭到她的埋怨,就更不痛快了,索性赌气坐在一旁,她叫我半天,我也不理睬她。
    “哎呦!都快当女秘书了,已经是大姑娘啦,怎么??『⒆悠⑵四??”
    “你理解我刚才的心情么?”
    “理解,理解,我也离开过家。但是,你想,我们的时间很宝贵,10天里要做那么多事,我怎么能不着急。啊,你又回了一天家,实际上只有9天了。好了,好了,快过来,听我跟你说?!毖越阍谀托牡睾遄盼?。
    “我什么时候换女装呢?”听着言姐的规劝,我感觉有些对不住她,于是主动向她表示和解。
    “你别这么着急换女装,首先得把你这张脸规划一下。你今后要过女人的生活,不能单靠化装和衣着来维持女人的形象。你必须要有一张女人的脸,要做到即使没有涂脂抹粉,别人看了也会觉得你是一个女人才行?!毖越惴浅W邢傅乜醋盼业牧?。
    “那比较困难,我的脸是天生的,再规划也变不了样子,除非去整容,可是我并不想那样做?!?br> “现在还不需要,整容只是进一步美化你的容貌,那是以后的事,现在谁也预见不到。你现在是不想整容,但今后某一天,说不定你走的比整容还要远?!?br> “比整容还要远!难道我要去变性不成?”
    “我不知道,不过,小诗,什么事都可能发生的?!?br> “言姐,你真逗,这决不可能?!?br> “咱们不说这个了。小诗,你其实长的挺标致的,乍一见面,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小伙子??墒?,究竟什么地方使你的脸留有一点点男性的痕迹呢?让我仔细看看……??!我知道了。眉毛,是眉毛,我看只要把眉毛修整一下就行了,再梳一个女性的发型,到时候别人准会以为你是漂亮的公关小姐呢。?!?br> “我的眉毛怎么啦,太难看?”
    “你的眉毛并不难看,只是不太象女性的眉毛,比较粗,没有那么纤细。这好办,美容院会帮你处理好的?!?/p>

    “到哪里去弄?”
    “我经常去的‘西施面’美容中心就不错,设备齐全,卫生条件也很好,等一会我带你去,我顺便也去焗一焗油。对了,你还没去过美容院吧,你的头发也应该经常焗油,这对?;つ愕姆⒅视泻艽蠛么??!?br> “我哪里做过美容呀,这都是娘们儿干的事?!?br> “今后你这个小娘们儿,少不了也要经常去?!?br> “我可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什么都不摸门。今天我去做什么项目呀?”
    “你得先修整眉毛,然后再去脱毛?!?br> “还要脱毛?脱什么毛?”
    “脸上的、腋下的,还有大腿上的、胸前面的?!?br> “我的胡子不重呀?!?br> “那也得去脱毛,你看你鼻子底下的汗毛浓浓的,不能每天去刮,脱毛后就一劳永逸了?!?br> “脱毛疼不疼呀?”
    “一点都不疼,你一试就知道。现在美容院使用的‘绝毛液’里面含有生物酶,可以溶解角质和破坏毛囊,使汗毛自然脱落。好多汗毛重的女孩子都用这种方法脱毛,既快捷又安全,方便得很?!?br> “言姐,我……?!?br> “什么?”
    “我……?!?br> “你想问什么?”
    “下面……下面脱吗?”
    “什么‘下面’?”
    “我是问……下面的毛脱吗?”
    “啊,不用,不用。嘿,你问的真有意思?!?br> “咱们现在去美容院吗?”
    “别忙,从现在起你要进入女人角色,美容、购物、形体训练都要以女性的身份去做。你先穿上我这件连衣裙,我看看,长短肥瘦还可以。你说什么?胸部有点平,没关系,等装上义乳就好啦?!?br> 言姐又帮我梳头。我的头发比较长,大约到达颈部,平常是向后梳的,类似那种大背头的样式。这次言姐在梳子上沾了一些发胶,把头发梳向脸的两侧,我感到两侧头发弯弯的,把双耳遮住,发梢轻轻触及下巴部位。他又在我额头上梳了一个“刘?!?,并用剪刀修饰,使“刘?!迸钏傻母哺窃诿济厦?。
    言姐把我拉到镜子面前,问我象什么?我说象一个纯真的女学生。
    “我想这应该是你的‘本色’面目,在这个基础上,以后可以幻化出各式各样的面容。什么清醇的天鹅啦,妖艳的荡妇啦,就要看你怎么打扮了?!?/p>


    到了美容院以后,我都不知道怎样同美容师小姐说,还是言姐替我解了围。
    “小姐,请替这位小妹妹修整一下眉毛,然后再焗一焗油,最后化一个生活装?!?br> “这位小姐上唇的汗毛比较重,要不要先脱毛?”
    “??!我倒忘了,你们这里是激光脱毛还是药物脱毛?”
    “两样都有?!?br> “那就抹药吧,今天先除脸上的,其他部位的以后再说?!?br> 绝毛液果然神奇,不到一刻钟,我的脸部变得十分光滑。
    “小姐,您希望把眉毛修成什么样?”
    我一脸茫然,看着美容师小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小姐,我们这里有‘卧龙眉’、‘蚯蚓眉’、‘蚕蛾眉’、‘湮色眉’等等,不知道小姐喜欢哪种式样?”
    “什么!眉毛式样还有这许多?我……,你们这里有没有照片,让我看看?”
    美容师小姐拿来一本相册,我挑了半天,都挑花了眼,言姐也来帮我挑。最后,我选定了斜插入鬓的的那一种。
    “就要这种吧?!蔽抑缸畔嗖崴?。
    “这是‘蚕蛾眉’,小姐,您真有鉴赏力,这种眉型最适合您这种脸型?!彼煌欠畛形乙痪?。
    美容师小姐对我的眉毛进行仔细修整,她用眉夹顺着眉毛的生长方向将多余的眉毛一根根拔除,使眉毛的最高点“眉峰”保持在眉长的三分之二处,成自然弯曲状。修完后,果真象一根蚕蛾的触须,十分好看。
    “小姐,您有没有染发的打算?”
    “干什么?”
    “因为如果您需要染发的话,我就给您染完了再焗油?!?br> “我还没有白头发,用不着染?!?br> “小姐,您误会了,我指的是彩染?!?br> “什么彩染?”
    “就是把头发染成各种颜色?!?br> “都有什么颜色?”
    “我们有红、紫色系列,棕、黑色系列,以及金、淡金色系列?!?br> “我看有的女孩头上五颜六色的,那是怎么回事?”
    “啊,那是近来流行的一种新潮染发术,把过去的单色染发法,变为多彩染发。就是把头发染成一绺蓝、一绺绿、一绺红、一绺金黄的,使头发色彩纷呈、绚丽夺目。我们中心也可以染,您想试一试吗?”
    “那不成了妖精了吗!”
    “很多前卫的女孩子都是这么染的?!?br> “以后再说吧,现在我想朴素一点,不想太前卫,还是给我焗油吧?!?br> 于是,她开始给我焗油。我因为是头一回,所以向她询问焗油的效果。
    “小姐,您过去没焗过油么?焗油膏里含有羊毛脂养护成分,经常焗油可以恢复油脂平衡、改善头皮、头发的现状和修护毛发鳞片以及补充头发水分。也可以预防头皮搔痒和产生头皮屑。小姐的发质真不错,然而再好的发质也要养护。如果小姐能够经常来我们这里做头发,我保证您的头发会长久保持润滑柔顺、乌黑亮丽?!?br> “焗一次油要多少钱?”
    “象您这样的,要200元钱?!?br> “价格不分头发长短么?”
    “长的要贵些,披肩发要260元。不过,小姐要是经常来,或者长期包月,我们会给您打折优惠的?!?br> 她一边向我宣传焗油的好处,一边帮我做头发。先把头发分成一绺一绺的,再把焗油膏抹在每绺头发上,然后用一种特殊的手法卷曲和拉动每一绺头发,以使焗油膏均匀地涂敷在每一根发丝上。白色的乳液与头发混在一起,使得头发变的花白起来。她做的很仔细,动作也很轻柔,每当她拉动头发时,头皮都会受到一个刺激,我的心里就不由得发一下痒,那种感觉真是非常奇妙??上芸斓木屯客炅?,接着把头发盘在头顶,夹了一个夹子,让我把头钻进一个大“鸡蛋壳”里加温。
    我小时候到理发馆理发时,??吹揭恍┦摈峙砂淹贩⒂盟芰霞凶泳沓尚矶嗷ň?,外面用塑料薄膜密封,然后把头伸进这种“鸡蛋壳”,一坐就是二十多分钟。等到出来后,拆掉塑料夹子,头发就变成波浪形或者是很多小碎花,显得非常美丽。当时非常羡慕这些漂亮的女郎,幻想有一天,自己也能把脑袋钻进“鸡蛋壳”,享受享受那种特殊的滋味儿,没想到儿时的愿望竟在今天得到了实现。我回想美容师小姐刚才说的话,很受启发,我现在已经是女人了,就要享受女人的乐趣才是。我以后要常来美容院做头发,我要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我要公司里所有的女职员都要嫉妒我的美丽,不管是已婚的还是未婚的。我要按摩、我要护肤、我要化装、我要……。
    “小姐,小姐,醒一醒,您怎么睡着了?时间已经到了,请您坐过来?!?br> 原来我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听到叫我后,忙从“鸡蛋壳”里出来,又坐到了镜子跟前。头发变得更加乌黑亮泽,看来药液已经渗透到头发里面去了。美容师小姐给我梳理头发时,感到特别爽滑和柔顺。我左右晃了晃头,由于离心力的缘故,秀发向四面八方飘扬,但随即驯服地垂落下来,紧紧地贴靠在两边的脸颊上。
    “小姐,您看焗油的效果怎么样?”
    “挺好,蛮舒服的?!?br> “欢迎您经常来我们这里做头发,定期养护很重要?!?br> “谢谢你的提醒?!?br> “小姐,根据您的脸型,您最好留长发,长直发最能表现出东方女性的特殊魅力。不信,您可以试试,保证您比电视广告中的‘沙沙’女郎还要迷人。另外,直发不损伤发质,又容易护理,最适合白领女性?!?br> “是吗?听了你的忠告,我倒真想试试?!?br> “我说的绝对没错,下次您来,还是我帮您做?!?br> “谢谢?!?br> “小姐,您怎么没穿耳洞呢?这太不方便了?!?br> “我还不习惯?!?br> “这有什么不习惯的,现在有几个女孩子不穿耳眼的?有的时髦的女孩儿在耳朵上穿三、四个洞呢。就有些男孩儿为了玩酷,也戴耳环呐!”
    “我……我……?!?br> “我知道了,您可能是怕疼。其实,您这是多余的担心,我们这里有最先进的激光穿孔,只要一眨眼的功夫就行了,忒省事。而且,每做一次都要对设备进行消毒,既卫生、又安全,您绝对传染不了不该得的病?!?br> “病还有该得的吗?”
    “哎,小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br> “我还要考虑考虑,穿耳眼毕竟是在耳朵上打一个洞,比不得修眉那样,拔几根眉毛那么简单?!?/p>

    接着,她开始给我化装。我要求她尽量化淡装,越淡越好。她让我放心,说会根据我的脸型、五官和肤色适度掌握的。
    她先将少许蜜粉倒在面巾纸上,再将蜜粉刷在面巾纸内轻轻滚动,使刷子均匀地沾附上蜜粉,然后轻轻刷在脸上。先由鼻子开始,向两边刷开。在眼窝、鼻翼等凹处刷得很仔细,有的地方用刷尖一点一点的刷。上完蜜粉后,用大刷子扫去多余的粉。她顺着脸部的弧线,由额头横向刷起,再沿着鼻翼滑过面颊,最后轻轻转回到下巴。这样精心的操作以后,脸上均匀地敷上一层薄薄的粉,看上去似有若无一般,显得十分自然白皙。
    “小姐,我给您涂蓝紫系列的眼影,您看行吗?”
    “不,不,千万别涂紫色的,那显得有点脏兮兮的,弄不好成个大花眼,看起来跟熊猫似的?!?br> “哪能呢?我会非常仔细的。其实,深色眼影的阴影效果很好,使眼窝部分显得更加洼陷,这样鼻子就突出了,显得更高更挺,增加了五官的立体感?!?br> “不,我不喜欢深蓝色的?!?br> “您可以试试绿紫系列的,您看看这张照片的效果?!?br> “好,可以,不过要比这个淡些?!?br> “是?!?br> 她先用扁平的眼影刷沾一些浅色的眼影粉在整个眼窝上打底,又换用小刷子沾深色的眼影粉做重点强调?;诮劢廾?、双眼皮的眼褶内,以及倒勾眼尾。然后用眼线刷在贴近睫毛眼部,由眼头向眼尾画上,下眼线由睫尾轻轻向前画三分之一?;旰?,用眉刷将眼线稍稍晕开,使眼线看起来略显朦胧,也更自然。
    她让我眼睛向下看,轻轻刷上睫毛膏,在睫毛根部稍顿一下,然后迅速向上提起,睫毛就显得浓浓密密、又长又翘。
    她又给我描眉,一边描一边絮絮地与我交谈:“大部分人习惯使用眉笔单描,这是最简单的方法。但是问题不少,不是画歪了,就是描粗了,还有就是左右眉不对称。只好洗面重来,弄得前功尽弃。用眉刷来刷眉粉就不同了,不但效果非常自然,而且可以避免我刚才说的种种问题。您的眉毛刚修整完,现在再描深一些,效果就更加突出了?!彼底?,用眉刷沾取眉粉,先在自己手背上画一下,将颜色调匀,再由眉头开始一根根刷起,慢慢地带至眉峰,最后再轻轻画到眉尾。描完了眉,她让我起身照照镜子,我仔细一看,果然弯如新月、清新自然。
    她用腮红刷沾上腮红后,在桌上轻敲一下,去掉多余的腮红,再由脸颊开始斜斜刷向太阳穴。
    “您别看上腮红的操作挺简单,其实最容易出问题。搞不好就会两个颧骨通红,非常不自然,看起来又老气又土气,想补救都来不及啦?!?br> 我仔细看了看,眼影和腮红深浅都恰到好处,看起来若有若无。尤其是紫绿色眼影过渡得非常自然和协调。
    “我给您涂略带暖调的亚光唇膏,浅桃红色的。配上您白皙、细嫩的皮肤,可以展现出迷人的风采。如果给您涂大红、大紫的唇膏,就显得有些过于粗俗了?!?br> 她在给我化装的时候,我一直在注意她的操作过程、操作手法和操作技巧,尤其是一些细节,更是不放过。对她的絮絮叨叨的谈话,实际是她的美容经验总结或者说是她的美容理论,我也都铭记在心。我过去偷着变装,所谓的化装,只是把化妆品涂抹在脸上而已,是非常业余的。认识言姐以后,她帮我化装,自然进了一大步,虽然比我高明了不知多少倍,但仍只是一个业余高手。只有在今天,我才第一次享受到了专业的美容师为我化装??墒?,言姐不能老跟着我,我也不能每天都到美容院。因此,日常的化装只有依靠我自己了。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她观察得那么仔细的缘故。
    言姐焗完油后拉着我去照镜子,镜子里绽放了一对姊妹花。言姐新做的头发,显得分外的精神,高兴得合不拢嘴。我发现那个女扮男装的小男生已经彻底地消失了,言姐身旁偎靠着一位清丽脱俗的少女,脸上也笑靥如花。
    “小姐,您感觉怎么样?”美容师小姐站在一旁,脸上露着微笑,好象在欣赏自己的一件得意的作品。
    “太好了,我非常满意?!?br> “客人的满意就是对我们的最大的酬劳?!?br> “谢谢你,小姐,请问你贵姓?”
    “不敢当,您叫我小张好了,我是27号,愿意以后继续为您服务?!?br> “好,下次来,我一定还找你?!?br> 我现在已经是女人的打扮了,女性的衣着、女性的身材、女性的发式、女性的化装,??!这么多女性的东西。这是值得纪念的日子,我又去照了几张相,包括与言姐合影的和我单人的。从照相馆出来后,我发现路边有好多人在偷偷看我,尤其是年轻的小伙子,当然也不乏中年男子。我心中好不得意,走起路来不由得连走带跳。
    “小诗,小诗,注意形象!”
    “言姐,咱们下一步做什么呢?”我吐了吐舌头,收敛了不少。
    “下一步?下一步送你去‘劳改’?!?br> “不会吧,言姐,为什么送我去劳改?”
    “看你那个疯样子,走起路来疯疯癫癫的,怎么一跳一跳的?根本就不象一个淑女。你这个臭小子,刚当了半天女人,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要是成天当女人,还不把姓什么都忘了?”
    “是,是,言姐,我实在是太高兴了,于是就忍不住……,我以后注点意就是了。言姐,能不去‘劳改’么?”
    “你以为真去劳改么?我是说去进行形体训练?!?br> “嗷,我以为真去劳改呢。形体训练?那很容易,不就是走走路,做做操什么的吗?其实不去我也会?!?br> “原来我也以为你用不着去,开始我还认为罗总安排了这一项是多余的,现在看来不是这样,你真的要接受女性形体训练?!?br> “我走路把步子迈小一点,行吗?”
    “不止是步子的问题,无论腰部的扭动、胯部的摆动以及臀部的摇动,你的动作都不象一个女人,需要苦练基本功才行?!?br> “还要苦练?”
    “当然啦,你刚才说的轻巧,什么‘走走路’、‘做做操’,哪有那么简单的?一个动作要练成千上万次才能成为你自觉的习惯?!?br> “哎呦,真成了劳改了!”
    原来言姐早就在健美班给我报了名。由于时间紧迫,我上的是强化班,用7天的时间学完别人两个月的课程。接下的一个礼拜我可受罪了,除了吃饭时间外,每天足足7个小时,穿着6寸后跟的高跟鞋不停地来回走动,还要象服装模特一样,练习走“猫步”。我当了20多年男人,所有的举手投足动作都是男性化的,想要在很短时间内向女性化转变,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健美班为了速成,专门给我配了一位教练,给我“开小灶”。在我做动作时,健美教练在旁边不停地在提醒我和纠正我,并要求我多次重复同一动作,直到符合要求为止。头两天训练下来,我累得差不多已经瘫痪了,有几次我都想放弃了,可是那“女秘书”的诱惑力实在太大,再加上言姐的鼓励,我咬紧牙关终于坚持下来,以优异成绩结了业??梢院敛豢湔诺厮?,我现在的各种动作非常柔和、圆润,走起路来袅袅婷婷、婀娜多姿,言姐说看起来我比女人还要女人。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这期间我白天去健美训练班进行形体训练,晚上由言姐陪着去买服装、化妆品和各类其他女性生活用品,东西就暂时放在她那里。照言姐的意思要一次买个够,她说反正不是花你的钱,何必给他们省着呢。我说每样东西先少买一点,一来是以后往我那儿搬起来方便,二来还不知罗总的喜爱和好恶,如果不合适,反而白买了。言姐考虑一下,也就同意了。


    “小诗,今天晚上我们去买一样东西?!币惶斐酝矸沟氖焙?,言姐对我说。
    “咦,还买什么?该买的不都已经买齐了吗?”
    “不,还缺一样重要的物品?!?br> “什么重要的物品?”
    “猜猜看?!?br> “是哪方面的?”
    “对于女人来说是最重要的?!?br> 对于女人来说是最重要的?是什么呢?高跟鞋?我已经有4双了,有坡根的,还有高根皮靴,靴面缀有金色的蝴蝶,可漂亮了。服装?也不少了,中式、西式的都有,单、夹、皮、棉,品种齐全,缺婚纱,可没说到要披婚纱呀!而且,言姐也同意,服装已经够了,暂时先不买那么多?;逼肥巧倭艘坏?,不,不是指化妆品,化妆品虽然不可少,但不是最重要的。那么是首饰?戒指、手链、项链、头花我都有了。眼镜?笑话!有很多女人都不戴眼镜,不是也蛮漂亮的吗?我再想想,脚上、腿上,连裤袜,忘了买连裤袜了,不过连裤袜也不是最重要的呀!再往上,衣服有了;脖子上,项链有了;脸上,耳环……对,没有耳环,这才是最重要的呀!一个女人耳垂上光秃秃的,象什么女人???
    “言姐,我猜到了,我没买耳环。对女人来说,耳环的确很重要??墒?,我没有穿耳洞,买了耳环怎么戴呀!”
    “小诗,亏你想了半天,想到了耳环。你没有耳洞,可以去打嘛!美容师不是说了么,现在很多男孩子都打耳洞,你怕什么?!?br> “我怕以后我不当女秘书了,恢复男人的打扮,如果耳朵上有耳环洞,怕人看见了笑话?!?br> “那你暂时就不打耳洞吧。你可以先戴那种带弹簧夹的耳环,或者是用螺丝钉旋紧固定的那种耳环?!?br> “好,等一会咱俩一块去买?!?br> “慢,慢,你还没有猜对我说的重要的物品?!?br> “不是耳环呀!我以为猜对了哪,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继续猜,对女人来说是最重要,而又是你没有的东西?!?br> “女人用的……,女人用的……,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我没有的……,我没有的……,哎呀,头都昏了,我猜不出来。好言姐,告诉我吧,别再折磨我啦,行行好吧,求求你了?!?br> “咳,小诗,你真笨,怎么就猜不出呢。告诉你吧,是高耸的乳房呀,是不是对女人最重要?你有吗?”
    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不过,也难怪,我光往穿的、戴的和用的方面去想了,不承想言姐指这个。
    “你替我买吧,今天我太累了,实在不想动弹啦?!蔽艺媸遣缓靡馑既ヂ蛘舛?,于是找了一个借口。
    “什么?刚才还要跟我去买耳环呢,怎么就突然累了?再说,这东西哪有替买的,尺寸大小不说,还要根据你的皮肤挑颜色呢?!?br> “言姐,一个大男人去买这个,我……我实在不好开口?!?br> “什么大男人?你自己去照照镜子,有哪一点象男人。有你这样擦胭脂、抹口红的男人吗?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你老是没记性。你必须时时刻刻把自己当成女人,连睡觉时做梦,也要做女人的梦。你去买义乳,是以女人的形象和身份去买,而不是男人去买,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被言姐训斥了一顿,只好乖乖地跟着她走。
    “告诉你说,我是看在咱俩是老同学这个份儿上,才帮你的忙的,要是别人,我才不管呢。再跟你说,我不能老是陪着你,罗总只给了10天时间,过了这段时间,我还有自己的事要干呢,到时候你想找我都找不着啦。现在你还不抓紧时间锻炼,记住,以后工作上和生活上的事,全靠你自己去张罗了?!甭飞涎越阌镏匦某さ馗宜?,听的我连连点头称是,心想不久将与亲爱的言姐分开,不觉有些难过。
    我们去的是一家叫做“爱欲成人性用品世界”的商店,我还是第一次进这样的地方,所以不免有些好奇和害羞。我看到有两个小流氓似的男人站在柜台旁边,就不肯过去。言姐到是挺大方,径直地朝柜台走去。
    “请问小姐,要买点什么?”
    “你们这里有义乳卖吗?”
    “有,请问,是您自己戴吗?”
    “不,是这位小姐要买?!毖越阒噶酥肝?。
    “请问,您要什么式样、颜色和型号的?”
    “呐,我……,都有什么样的?”
    “有泪滴形、不对称形和锥形的?!?br> “都……都是什么材料的?”
    “啊,是用医用硅胶做的。这是一种高分子量的硅氧烷聚合物,它无嗅、无味、无毒副作用,是美容整形的理想材料。这种材料做成的义乳在柔软度、弹性、比重和色泽上更接近人体乳腺组织?!?br> “戴……戴这个有什么好处吗?”
    “好处可多啦,首先使胸部造型丰满。其次可以维持身体平衡,防止斜肩和脊柱侧弯。您看这质地多柔软,弹性好、色泽逼真,用手触摸时的感觉和自身乳房一样。另外,硅胶义乳的温度可随体温变化而变化,同您的体温保持一致,不会有冰冷的异物感,与您融为一体。硅胶的弹性也起到?;ば夭康淖饔?,可以缓冲外力,防止外力对胸部的伤害?!?br> “怎么卖呢?”
    “您要买单只,是460元,买一对是800元?!?br> “我……我可以试试吗?”
    “当然可以,而且您必须试,因为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颜色、大小,都得比着您的胸部,合适了才行?!?br> “我先试试那种泪滴形的吧?!?br> “好,请您到那边屏风后面去试?!?br> 言姐拉着我走到屏风后面,我脱掉了外衣和乳罩,拿起义乳在胸前比试,言姐在旁边观察。她正想说话时,屏风突然被拉开,两个小流氓闯了进来。
    “嘿,羊子,你快看,这俩妞真不赖。呵,小妞光着哪,真嫩?!?br> “让我瞧瞧,条儿还可以,就是奶子太小啦!”
    我急忙用衣服捂在胸前,转过了身子。言姐气坏了,随手抄起扫把向两个流氓劈头盖脸地打过去,打得他们抱头鼠窜而去。
    “你们这里是怎么搞的?怎么能让这种人进来?没想到这么大的商店居然会出现性骚扰事件,让你们经理出来?!?br> “对不起,对不起,实在对不起,让你们受惊了。经理他……他出去了?!?br> “好,他不出来!小诗,我们走,不在这里买了。不过我早晚要找他算帐?!?br> “小姐,小姐,请留步,您千万不要告诉我们经理,否则我的饭碗就砸了?!?br> 我看服务员挺可怜,再说主要应该怪那两个流氓,所以就劝言姐放过她了。言姐瞪了我一眼,说:“你倒挺好心肠的,你要是老这样,有你吃亏的时候?!弊詈笪颐腔故窃谡饧疑痰曷蛄艘欢砸迦?,另外言姐还给我买了一副臀垫,以增大我的臀围。
    到了约见罗总的那天,我起了一个大早,精心地把自己打扮一番。我对着镜子左看右看,自己觉得与“西施面”美容中心化装得没什么两样。我不放心,又让言姐看,言姐帮我补了一点粉,才说行了。我穿了一套白领女性上班族的裙装,又照照镜子,想了想,找出一副眼镜戴上。
    八时整,我和言姐准时到达罗总的办公室门前。

    接下页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版权说明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百合变装家园:18选7中几个有钱 18选7中几个有钱 版权所有 2004/10/01创建 本页最后更新日期:2007-11-28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皖ICP备09015540号
  • 请问,现在的俄罗斯,乌克兰,有阶级吗? 2019-05-18
  • 人民网首页嵌套新闻--陕西频道--人民网 2019-05-18
  • 说【“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纯属造谣。{千金}先生这是对【风水神】本人的发问,我的唯一个回帖是给{千金}:这个跟帖回得好。 2019-05-16
  • 本网专稿--内蒙古频道--人民网 2019-05-08
  • 这位游客骨骼清奇送你一份小长假游新疆攻略 2019-05-08
  • 新时代湖北讲习所:讲学成一道风景,做实成一种自觉  2019-05-03
  • 郑良发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4-23
  • 两队防守均是薄弱环节 进攻快VS球风猛谁占优? 2019-04-23
  • 暖心!宝宝看餐厅海报  有爱餐厅送上美食 2019-04-17
  • 王强关于推进新时代人民政协对外交往的几点思考 2019-04-17
  • 谈具体的吧,别装模作样了。客观事实与观察事实、科学事实有什么不同? 2019-04-16
  • 春运首日 追忆那些年我们坐过的绿皮车 2019-04-16
  • 梨子的滋味说不清楚就要亲口偿偿,什么不提倡在一些省搞社会主义,在一些省搞自由市场经济呢,却把这一理念转移方向呢? 2019-04-12
  • 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 发现两起虚假整改案例 2019-04-10
  • 【大考2018】新安晚报爱心送考车出发 2019-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