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候选企业:如新(中国)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 2019-06-22
  • 韩国举行地方选举及国会议员再补选 2019-06-22
  • 697天!申花官方宣布登巴巴回归 虹口9号再度归来 2019-06-20
  • 老婆告老公索债780万 原是二人自导自演 2019-06-20
  •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离你还差一个筋斗云!因为你认为讨饭也是劳动,偷懒也要动脑筋…… 2019-06-18
  • “蝇贪”扑面硕鼠村官难禁 基层“一把手”违纪多发 2019-06-18
  • 图解:中央批复了雄安规划纲要!“干货”一览 2019-06-06
  • 北京市北京京广华通综合店【在线咨询】 2019-06-06
  • 美国派往越南的第五纵队也不少。而越南却没有经过反修防修锻炼的人民。希望越南能闯过难关,不让美国第五纵队得逞。 2019-06-05
  • 世界杯老司机速成手册:球场之上,谁的眼泪在飞 2019-06-05
  • 人民网俄罗斯分公司报道集 2019-06-04
  • 墨西哥地震与球队进球民众跳跃啥关系?专家:无关 2019-05-31
  • 外媒:乌克兰民间武装称找到马航客机黑匣子 2019-05-30
  • 葭芷老街: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30
  • 南京研发应用交通违法市民“一键拍”举报平台 2019-05-24

  • 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绝色双娇(全)


      共有37841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

    新疆喜乐彩开奖号码:主题:绝色双娇(全)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媚娘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凤冠彩黛
    勋章:
    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
    等级:维护员 帖子:842 积分:4750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1/11/18 10:54:36
    绝色双娇(全)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2/27 11:25:44

    18选7中几个有钱 www.sljaj.com 第一章


       “不要!我不要穿裙子?!?br/>    “玺儿乖,这是妈妈特别为你做的,穿给妈妈看看好不好?很漂亮的?!?br/>    “不要!不要!”
        “玺儿,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妈妈做的漂亮衣服吗?穿穿着嘛?!?br/>    “不要!我现在不喜欢了?!?br/>    “可恶!谈玺!给我乖乖站好?!?br/>    “哇!爸爸救命??!”
        “启、澄、转、和!来帮我抓着玺儿!”
        谈文清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夸张的景象。
        七年前,谈玺出生,本该是件欢天喜地的大事,却因为“性别”问题让当母亲的翁明
    筝十分失望,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然而她却异想天开,将所有原本是为女儿准备的粉
    红色小衣服、粉红色小袜子、粉红色小帽帽、粉红色小床……全数用在这个意料外的男婴
    身上。
        翁明筝根本是将谈玺当成女儿在养。
        而谈肇启、谈肇澄、谈肇转、谈肇和四兄弟便成了“帮凶”。
        谈文清拥有一家服装设计工作室,妻子翁明筝则是负责其中的童装部门,而且比起
    男童装,她更钟爱女童装,一连生了四个让她提不起兴致的男孩,原本就打算在女儿出
    生之后,所有的服装都要由她亲手设计、剪裁,只要一想到可爱的女孩子,她的灵感便
    源源不绝,怎能只因为“性别”不对就打断她的计划。
        因此,翁明筝照样将那些心血结晶的小衣服、小裙子全部套用在谈玺的身上,没有
    自主意识的婴孩自然只有任由她摆。
        而谈家四兄弟则发现其实有个比妹妹还漂亮的弟弟也没什么不好,甚至更“好玩”,
    帮他穿上女孩子的衣服、绑上可爱的小辫辫,他们照样可以向所有人炫耀他们可爱的“
    妹妹”,没有人知道其实他是个“底迪”。
        谈玺确实是长得很美,四个兄弟都像爸爸,而谈玺则像跟妈妈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
    的,再经过“品种改良”,天生就是个美人胚子,一笑起来简直是倾国倾城,就算不是
    女人,以后也显然会是个“祸害”。
        在谈家母子的“共谋”下,谈玺从小就被扮成女童来“混淆视听”,只为了满足他
    们对女儿及妹妹的渴求,旁人也以为他们家生出一个可爱得令人爱不释手的女孩。
        身为一家之主,谈文清对于这种现象却是无可奈何,在屡劝不听后,也只好当作没
    看到,随他们去“玩”了,谈玺总会长大,这些当人家长辈的总有一天会承认他终究是
    个男孩。
        然而,谈文清没想到这样的决定会让幺子的生命就此改观。
        开始上小学之后,谈玺终于因为一次打击而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性别问题。
        因为不管他穿不穿裙子,从小还是跟着哥哥们在男生厕所站着尿尿,而入学后却因
    此在男厕造成一阵骚动,所有原本以为他是女孩子的男生变得对他避之唯恐不及,可以
    想见不解世事的孩子被别人嘲笑时是多么残酷。
        自尊受创的谈玺在父亲的及时开导后,才发现原来自己和哥哥是一样的,应该要有
    男孩子的模样,不该绑辫子、穿女生的衣服,因此也开始拒穿妈妈准备的裙装,为他的
    个人尊严奋战。
        谈文清是松了口气,但翁明筝与四个儿子可不感激他的“多事”,照样想将谈玺打
    扮成可爱的女孩,才会造成眼前的这幕景况。
        其实,谈玺并不见得真的讨厌穿裙子,以他被母亲从小培养的“女性虚荣”,当然
    也会有想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欲望,只是因为被人嘲笑的委屈,让他开始抗拒女性
    化的装扮,要他丢掉那些美丽的衣服也是很舍不得的。
        只是,此时他说什么都不肯穿上母亲手中那件夸张的蓬蓬裙。
        虽然是男生女相,但谈玺其实是很有力气的,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学校虽然受到排挤,
    却没有人真敢欺负他,因为打不过他。
        然而在以一对多的状况下,谈玺就算力气再大也没用。
        “妈,我抓住玺儿了!”
        谈肇启以十五岁少年的强势压制住蠢动的幺弟,另外的三兄弟则分别看管他的左右
    手及双脚,免得他拳打脚踢地伤到自己或他人,帮“妹妹”换衣服已经是他们的专长之
    一,知道如何以最适当的力道让他无法挣扎。
        “好!我来了!”翁明筝拿着可爱的蓬蓬裙,带着一种兴奋的笑容接近儿子,“玺
    儿??!这可是妈妈花了好多时间才做出来的洋裙,你就穿穿着吧,别让***心血白费了?!?br/>    “不要!”尽管已经不能动弹,谈玺依旧不肯屈服。
        “爸,快救我!”唯一不会跟家人一起瞎起哄的父亲是他仅存的救星。
        谈文清有点看不下去,出面为幺子说一句话,“明筝,孩子不想穿就别勉强他了……”
        “你别管!”翁明筝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女人,对着四个儿子下指令,“抓好玺儿,我
    来帮他穿?!?br/>    谈文清只有无奈地叹口气,无法制止固执的他们。
        玺儿??!爸爸帮不了你了。
        “不要!不要!”
        “嘿嘿嘿,你叫得再大声也没用,认命吧!”翁明筝露出得意的笑容,开始动手。
        结果,尽管谈玺又吼又叫又抵抗,他还是被套上桃红色的蓬蓬裙。
        熟练地扣上最后一颗扣子,翁明筝满意地拍拍手,“嗯,果然就如同我所想象的一样,
    可爱极了!”
        谈肇启见母亲已完成换装工作,也就跟着松手,谈玺则趁这个机会挣脱其他兄弟的抓
    握,朝着大门直奔而去。
        “玺儿!”翁明筝惊叫,正要追上去时,却听到门外传来一道尖锐的紧急煞车声。
        “糟了!”谈文清也紧张了起来,赶忙奔出家门,妻子与四个儿子也紧跟在后。
        天??!玺儿可千万不能****??!
            ★★★
        钟池与杨始芳夫妇满意地看着眼前的透天别墅。
        辛苦了大半辈子,最希望的就是为全家人谋得一个安居之所,为两个孩子准备最好的
    环境,如今就是他们圆梦的一刻。
        “始芳,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敝映赜湓玫氐?。
        依偎在丈夫身旁,杨始芳也淡淡地笑着,“是??!这里会是钰堇、裕岷成长的好地方?!?br/>    搬家工人正进进出出地搬入各式家具,男女主人则在庭院指挥调度,将物品放实在预
    定的地方。虽然可预见还有辛苦的整理工作,但夫妻两人已有准备,再多的辛劳,也比不
    上有了属于自己的家的喜悦。
        “好了,该开始整理了,我们*进**去*吧?!毖钍挤纪炱鹨滦?,预备开始将各项用品就定
    位。
        “孩子们呢?”钟池问。
        “在里面看他们的房间?!毖钍挤嘉⑿Φ?,两个孩子都为即将拥有专属于他们的房间
    而兴奋不已。
        “已经帮他们分配好了吗?”
        除了三楼的主卧室与两个孩子的房间之外,还有足够的房间可以充作书房、游戏间等,
    虽然已先暂定要如何分配,但东西还未完全进驻之前都可以变更,就看两个孩子的意愿。
        他们的大女儿钟钰堇虽然只有六岁,但已经很有自己的意见,钟池夫妇也对两个孩子
    采取放任的管教方式,让他们能自由地表达意念,逐渐建立起属于他们自己的生活风格。
        除了长女钟钰堇,四岁的钟裕岷也喜欢模仿姊姊,常爱跟着她表示意见,导致分配房
    间时造成一些争执。
        “我决定让钰堇住二楼有半套卫浴的套房,女孩子比较需要隐私,也省得以后还要调
    整,裕岷就住旁边那间小一点的,对他来说也已经够大了?!毖钍挤枷蛘煞蛩得?。
        “也好,就这么决定吧?!敝映氐阃吠?。
        其实可以看得出这对夫妇比较疼长女,因为在双方的家族中,钟钰堇是最年长的第三
    代,自然饱受各方关注,而钟裕岷虽然也是长子,但就是差了那么一步,现在不再是重男
    轻女的时代,生为男孩已经不吃香了。
        突闻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钟钰堇与钟裕岷两姊弟从楼上跑了下来。
        “爸!妈?!敝宇谳琅艿秸驹谕ピ旱乃酌媲?,“二楼右边那个房间是我的,对不对?”
        “是??!怎么了?”杨始芳弯腰伸手擦拭女儿额上的汗水。
        “我说我喜欢那个房间,弟又要跟我抢!”钟钰堇气急败坏的道。
        “妈!我也要那个房间!”钟裕岷也争着道。
        杨始芳回头与丈夫交换了无奈的一眼,果然发生了,只要姊姊喜欢的东西,弟弟也会
    想要拥有,可以分割或购买双份的东西也就算了,房间就只有那么一间,这下可麻烦了。
        “裕岷,那个房间是姊姊的,左边的那间也不错??!别跟姊姊抢了,好不好?”杨始
    芳委婉地劝导儿子。
        “不要!我也要睡那间?!敝釉a汗讨吹氐?,嘟着小嘴可爱极了。
        “那是我的!”钟钰堇气恼地大叫,转身冲出大门,准备把她的小箱子先拖下来,在
    她单纯的心灵中,认为只要用自己收藏的宝贝堆满其中,那个房间就是她的了——一种标
    难“占地为王”的心态。
        “钰堇!”杨始芳担心地喊着,也追了上去。
        奔出大门、正好看到极惊险的一幕——
        “钰堇!”
            ★★★
        谈玺冲出家门,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应付状况,从不觉得扮成女孩子的模样有什么不好,
    但在学校却会遭到恶意的耻笑,因而让他产生抗拒的心理,然而妈妈和兄长们却不明白他的
    感受,仍执意要他依他们的喜好穿着,这令他心中的委屈更加强烈。
        没头没脑地冲出庭院,心烦意乱的谈玺没有注意到有一辆大卡车停放在隔壁的门前,也
    未留心有一道小小的身影以飞快的速度冲到他面前。
        措手不及下,谈玺来不及停下脚步,就这么撞上那个小小的身躯。
        “哎哟!好痛!”
        在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相互抵消之下,谈玺只踉跄一下,便站稳身子,但与他相撞的
    小女孩却直接摔到马路上。
        听到小女孩的惊叫声,乍定心神的谈玺才发现自己闯了祸,连忙万分抱歉地上前要扶她
    站好,此时却有一辆开得飞快的车子在巷道中行驶,眼看即将造成意外,就在千钧一发之际,
    谈玺在惊人的煞车声中,一把将小女孩拉离车道,双双跌倒在家门口。
        “玺儿!”
        “钰堇!”
        两边的父母也在下一刻赶到,所幸见到孩子们安然无恙,才松了一口气。
        差点肇事的跑车车主赶忙下车探视状况,由两家的男主人负责应付,而两位母亲则担
    忧地审视跌倒的孩子有没有什么不妥。
        “玺儿,你还好吗?”翁明筝见儿子还算镇定,也比较安心。
        “我没事?!碧哥艋持斜ё琶槐人《嗌俚呐?,一副?;ふ叩哪Q?。
        “钰堇,你没有怎么样吧?来,妈妈看一看?!毖钍挤枷氡Щ刈约旱呐?。
        “好……好痛喔!唔……呜哇——”
        在听到妈妈关怀的询问之后,钟钰堇稍稍由方才的惊吓中恢复,也开始感受到跌倒时
    手脚擦伤的疼痛,因而放声大哭。
        一听到爱女的哭泣声,杨始芳更着急地欲检视女儿的伤处,正要抱起她的时候,却发
    现钟钰堇紧紧地揪着谈玺的衣服不放,一面哭还一面把眼泪鼻涕擦在他身上。
        “钰堇,放开姊姊,给妈妈抱抱?!毖钍挤既昂遄?,也直觉将谈玺当成女娃儿。
        “呜——呜——”钟钰堇哽咽着,说什么都不肯放开谈玺。
        对钟钰堇而言,一旁母亲的安慰声、跑车车主的道歉声,全都无法渗入她的意识,唯
    一重要的只有眼前这个让她感到安稳的怀抱。
        “姊姊,不要哭,房间给你好了?!蓖幌诺降闹釉a捍用豢垂㈡⒖蕹烧庋?,于
    是自动放弃争取权益的机会。
        但钟钰堇哭声不停,根本没注意到已经达成她最初的目的。
        “妹妹,谢谢你?;ゎ谳?,把她交给阿姨好吗?”杨始芳转而向谈玺道谢并要回女儿。
        “不要!”谈玺突然万分不愿放开怀中的女孩,心中产生一股强烈的占有欲,“我保
    护了她,她是我的!”
        “???”谈玺的宣告让两个母亲都吓了一跳,翁明筝连忙斥责道:“玺儿,你胡说什
    么,还不快把小妹妹还给她妈妈!”
        谈玺一言不发,只是固执地紧紧搂抱着钟钰堇。
        原在一旁旁观的谈肇启突然笑了笑,“妈,看来玺儿又帮我们找到一个‘妹妹’了?!?br/>


    支持(1中立(1反对(0回到顶部